《丹溪心法》

醫之先,謂出於神農、黃帝。儒者多不以為然。予嘗考醫之與卜,並見於《周禮》,曰醫師隸塚宰,筮人隸宗伯,並稱於孔子,曰人而無恒,不可以作巫醫。巫、筮字,蓋古通也。然卜之先,實出於羲、文、周、孔,則醫之先謂出於神農、黃帝,亦必有所從來。大約羲、文、周、孔之書存,故卜之道尊;神農、黃帝之書亡,故醫之道卑。然其書雖亡,而緒餘之出於先秦者,殆亦有之。若今《本草》、《素問》、《難經》、《脈經》,此四書者,其察草木鳥獸金石之性,論陰陽風寒暑濕之宜,標其穴以施針KT ,診其脈以究表裡,測諸秋毫之末,而活之危亡之餘,類非神人異士,不足以啟其機緘,而發其肯綮。則此四書者,誠有至理,不可謂非出於聖筆而遂少之也。然則醫之與卜,皆聖人之一事,必儒者乃能知之,其不以為然者,不能通其說者也。醫之方書,皆祖漢張仲景之言,實與前四書相出入,亦百世不能易者。自漢而後,代不乏賢。中古以來,予所取五人,曰孫思邈氏,其言嘗見錄於程子;曰張元素氏,曰劉守真氏,曰李杲氏,皆見稱於魯齋許文正公;曰朱震亨氏,實白雲許文懿公高第弟子。斯五人者,皆儒者也。而朱氏實淵源於張、劉、李三君子,尤號集其大成。朱氏每病世之醫者,專讀宋之《局方》,執一定之法,以應無窮之疾,譬之儒者,專誦時文,以幸一第,而於聖經賢傳,反不究心。乃作《局方發揮》、《格致餘論》等書,深有補於醫道。而方書所傳,則有《丹溪心法》若幹卷。推脈以求病,因病而治藥,皆已設之方也。朱氏沒而其傳泯焉。近世儒者始知好之,稍稍行世。然業醫者樂檢方之易,而憚讀書之難,於《素》、《難》諸書,蓋皆不能以句,而於五人者之著述,則亦視為迂闊之論。其茫然不知所用力無足怪者,其以藥試人之疾,間一獲效,則亦如村 牧豎,望正鵠而射之,偶爾中焉。或從其旁問之射法,瞠目相視,不知所對。彼老成者,日從事乎內志外體之間,雖或小有所失,而矢之所向,終無大遠,此觀射之法也。審醫之能,何以異此!予宗人用光,世業儒而好醫,其讀《素》、《難》之書甚稔,最喜朱氏之說。嘗以《丹溪心法》有川、陜二本,妄為世醫所增附,深懼上有累於朱氏,乃為之彪分臚列,厘其誤而去其復,以還其舊。凡朱氏之方有別見者,則以類入之。書成,將刻梓以傳,請予序。予故以多病好醫而未能也。輒以醫卜並言於編首,使業醫者知其道本出於聖人,其書本足以比易,而非可以自卑,則日勉焉以致力乎《本草》、《素》、《難》、《脈經》之書,以及五君子之說,而尤以朱氏為入道之門,則庶幾乎上可以輔聖主拯世之心,下可以見儒者仁民之效,而醫不失職矣。用光名充,休寧漢口人,與予同出梁將軍忠壯公後。

成化十八年歲次壬寅春二月既望賜進士及第奉訓大夫左春坊左諭德同修國史經筵官兼太子講讀官休寧程敏政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