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見過最搞笑的創業項目是什麼?

已邀請:

+赤月冥静

贊同來自:

十幾個高材生團隊做一個公眾號,做瞭兩年,閱讀量終於過300瞭。

高跟叩石

贊同來自:

看有作者提到共享行業,我想到之前我采訪過的一位“共享廁紙”的創業者。

那位創業者名叫金德華,如今已是不惑之年,一直生活在以小商品制造業而聞名的金華義烏。在創業之前,金德華是義烏遍地可見的零件制造廠的一位普通生產部經理。

在辭職後,金德華其實想做的是生鮮電商,不過,這個行業已經出現瞭太多“大佬”,比如京東到傢、順豐優選、天貓超市等等,都有涉及生鮮電商,想要在夾縫中獲得流量,太不容易。

於是,金德華決定曲線救國——通過當下最流行的“共享”,來獲得流量與投資。

可是共享什麼呢?單車、充電寶都成本太大,雨傘、板凳丟失率太高,而且使用場景有限。

最後,宗其利弊,金德華居然想到瞭做“共享廁紙”。

想清楚之後,金德華就開始幹起來。他計劃在公共廁所投放自助售紙機,用戶掃描二維碼下載APP即可免費獲取手帕紙一包。

很快,零售加工出身的他就做出瞭售紙機的模型。

“人人都要上廁所,廁紙的需求會比共享單車更穩定。”采訪時,金德華和我說道。

不過,事與願違,在金德華看來是非常棒的創意,卻一再的遭到瞭投資人的否定。

6月我采訪他時,他還將他的創業計劃書發到我的郵箱,並一再囑咐,如果我有認識的投資人,麻煩幫他們轉達一下。

不過,半年過去瞭,今天又順口問瞭下這位大叔的創業項目,他笑瞭笑,什麼都沒有再說。

想瞭解“共享廁紙”的更多故事,可關註頭條號 byte生活 ,搜索《有人要做共享廁紙!這位40歲的義烏大叔怎麼想的?》

空楼花吹雪

贊同來自:

不算我見過,但是我聽說過,應該算是比較搞笑。

1、聞屁診病創業。人的毛病,信號往往通過消化系統和排泄系統反應出來。而聞屁師就是通過聞病患的屁來判斷病人的病情。幾名聞屁師在一起,往往就能搞一個小公司。而且業務不錯哦!

2、“滴滴打驢”。去年12月,南寧出現瞭一群身穿熒光綠外套、頭戴小紅帽的騎電動車的人。通過APP,可以乘坐這些電動自行車。老百姓稱呼這個網約車軟件為“滴滴打驢”。但僅存在15就被叫停,因為交通部門禁止電動車從事旅客運輸業務。

3、共享睡眠倉。這個睡眠倉項目是從日本引進的,睡覺的空間很小,就像太空上宇航員睡的房間一樣,很小,很封閉。這一項目在中國不被允許,隻存在瞭5天,因為消防不符合要求。

4、共享馬紮。北京街頭放著一些馬紮,並且貼上二維碼。掃碼消費。借用瞭共享單車的理念,創意很萌,可惜隻存在瞭一天。因為半天後,馬紮都不在瞭。

5、共享雨傘。上海曾經有創業者搞過共享雨傘項目。可惜也隻是半天後,雨傘就全都沒瞭。

6、給豬減肥項目。豬和豬有不同,經過鍛煉的豬和天天睡覺長出來的豬肉口感完全不同。茂名有位創業者養瞭一大群豬,然後每天豬一吃完,就放狗追豬,讓豬瘋跑。幾個月跑下來,豬身上長出很多肌肉,瘦肉率很高,肥肉很少,市場大賣。

7、替人掃墓項目。在網上接單,替那些無時間掃墓的人上墳,並把上墳掃墓的圖片和視頻發送給客戶。根據客戶的要求,提供不同的服務。據說,不哭不跪15分鐘就能賺800元。

8、水裡撈高爾夫項目。高爾夫球場裡有些水塘,創業者從水中摸出掉進去的高爾夫球,再賣掉。每年撈球百萬枚,14年賺瞭1500萬美元。

音之天下

贊同來自:

搞笑的項目,一般是指在明確的邊緣化的市場內,創意新穎,引爆窄眾需求的過程。其實對於商業而言“沒有搞笑”,每一次營銷的背後都帶有“血淚”和創始人的心血,事實上創始人要比大眾都具有專業。


成功瞭就是“商業奇跡”;失敗瞭就是“搞笑”。


共享馬紮:即貼進於百姓,又遠離於百姓,這就是一種搞笑的創意項目,也是跟“共享概念”的項目


你見過多少年輕人習慣於坐在大街上,就算有馬紮的,一般不會吧!那麼你見過有多少中老年人願意“掃個碼”花錢共享馬紮的?可能丟的比共享的多,但為什麼還會出現共享馬紮呢?沒錯,利用“共享的概念”進行“商業模式”的炒作,融資,而非“經營贏利”……


航天科技、納米技術:這種搞笑在於“原本高大上的尖端科技”,最後成為“賣保健品”比如膏藥、衛生巾、眼藥水這些,實在搞笑


為什麼會出現這些“以高科技的搞笑產品呢?”還是概念,利用這些高科技的概念,讓百姓感受高大上,比如這種衛生巾是航天科技技術,“女航天員在太空時來事瞭,用的!”這讓很多女人還真有種‘榮耀感’下面……再比如納米的膏藥、說是搞笑,其實每種搞笑的背後都是“一次次精心的編造”……



共享女友:這個不僅搞笑,因為我們的管理條例中明確規定瞭:不準以某行為獲利,那麼,你這個共享女友,是不是存在“獲利行為呢?”這個確實有點搞笑


打個比方,我掃碼瞭,用瞭,嗯,不錯,然後按小時給你錢瞭,這算是什麼行為呢?是不是涉及到瞭“涉黃”瞭呢?那麼你這個共享平臺是不是“有組織罪呢”;如果我才“用完”,另一個人就“用瞭”,那麼算不算“群體…聚眾亂。搞 ? …”所以, 這個共享女友很搞笑,是挑戰瞭人類的道德底限……


大眾創業,任何人都有很多新穎的商業創意,能夠把這些“新穎的商業創意”孵化出項目的,也算是成功的第一步瞭,雖然很多項目“搞笑”,但事實上;每個“搞笑”項目的背後都有一個:“精心策劃的陰謀”,所以,客觀地看待“搞笑”項目……有時你認為稿笑,人傢還天使輪、A輪,甚至B輪瞭……


如果你認同我的觀點,或是某一句話對你有價值,請關註我,感謝你的分享。

今日頭條孫洪鶴,創業教育、品牌營銷專傢、創投專傢《創業五部寶典》主編,互聯網暢銷著作〈風口〉聯合主編,自媒體原創作者,歡迎關註我每天的今日頭條原創文章,更多的實戰分享請關註我今日頭條動態,也歡迎大傢私下交流,如若認同請幫忙分享轉發

月上西楼

贊同來自:

共享經濟很火的那陣子,我老板給我們分享瞭一個他從投資人那邊聽來的案子,“共享板凳”。

這個項目大概是這樣的,所服務的需求,是在火車站,醫院等人流量大需要排隊的地方,通過共享板凳幫助這些排隊的人有個地兒可以坐。那個板凳的樣子,就是最簡陋的那種馬紮,大概是這樣的:

然後上面的這塊佈上會印上一個大大的二維碼,通過掃描這個二維碼支付押金和租金費用,大概是五毛錢坐一個小時之類的。然後在火車站,醫院,電影院,需要排隊的餐館之類的地方附近放上一堆,讓人們自己取用。

就是這樣的:

商業模式呢,也不難猜,還是在這塊佈上印廣告,做個簡單粗暴的流量變現。

當時我們聽完都覺得瘋瞭,不就是租個馬紮麼,還冠上“共享”的帽子,想蹭個熱點風口啥的,一聽就漏洞百出的項目。比如板凳誰看著,怎麼防止板凳被盜竊,一點技術難度沒有,增加個二維碼就互聯網創業瞭?其他技術門檻啥的就不提瞭,但後來聽說這個項目還拿到融資瞭?(錢真好拿呀……)

在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我還特意去查瞭下這個項目到底後來做出來瞭沒有,結果還真讓我看到瞭“共享馬紮”的新聞。在北京晨報去年8月份的新聞裡面指出:

“但不到一天時間,擺放的十多個馬紮隻剩下4個。”

還說公司已經料到會這樣,說這叫做前期投放。怎麼滴,你還指望偷你馬紮的用戶成為你的忠實用戶嗎?不理解這種“投放”的意義是什麼,是品牌影響力嗎?我看更多是做公益吧……

静候缘来

贊同來自:

每一個沒有成功的創業都是搞笑!

每一個成功的創業也是搞笑!

我覺得吧,請尊重每一個想要創業的人,還有他的創業夢想。你真不知道,要想做成一個事要面對的東西有多難。不僅僅是技術,是資金,是團隊,是競爭;可能還有你的傢人支持,你的現實,所以能堅持下去的,都是好樣的,我們不應該去嘲笑。當初馬雲四處奔走推廣中國黃頁的時候是不是都覺得他是在搞笑?馬化騰到處兜售QQ沒有人願意買·········,現在這些科技大神們不都是最近幾年十多年成長起來的?就是這些一批一批有著稀奇古怪想法,前瞻發展的堅持,才讓中國一次又一次在世界面前牛拜。4G帶來瞭什麼?帶來瞭智能手機的提升、帶來瞭直播、帶來瞭共享單車、帶來瞭滴滴打車、帶來瞭移動支付,帶來瞭更好的體驗和生活。說實話,每當看到歪國人和臺灣省人感嘆我們的移動支付和共享科技,我內心無比驕傲,我感謝當初哪些搞笑的創業者,感謝我的祖國!

2018希望所有的創業者堅持自己。

要回復問題請先登錄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