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大明王朝1566》的經典臺詞:“沒有誰是真正的賢臣,賢與不賢也由不得他們,賢時便用,不賢便黜”?

已邀請:

kken

贊同來自:

其實我覺得應該看一下大明王朝最後說的,長江和黃河的論斷,還有鐵齒銅牙,紀曉嵐裡面的和珅和紀曉嵐在監獄裡面的清官和昏官的論斷。

正如和坤所說的清官如鳳毛麟角,貪官如黃河的泥沙。貪官都殺盡嗎?這就是大明王朝1566裡面所說的 ,長江泛濫瞭,也要治理,黃河泛濫的也要自理。其實我們可以看到,後期東林黨人的所作所為。

其實到現在我們也知道,這個社會並不是非黑即白的社會,還存在著灰色。所以從側面來說,這句話也是有一定的道理,沒有真正的賢成和不賢,這個也真由不得他們。當時的社會環境都會影響他們,人在局中誰又看得清楚呢?我們現在隻是跳出來瞭站在歷史的高端上來看,他也隻是一本,小說而已。

有所得就好瞭,不必過多的較真。

残阳铺水中

贊同來自:

嘉靖在對裕王交代後事時說的很清楚,沒有真正的賢臣,賢與不賢也由不得他們自己,賢則用不賢則黜。

所以嚴嵩無法選擇做賢臣還是做奸臣,無法選擇討好還是不討好裕王。

他的作用早已被定好瞭,嘉靖要用他則他是高高在上的首輔,嘉靖用不著他瞭那他就是千人唾罵的奸臣。

他註定隻能服務於嘉靖,待在他該待的地方。違背旨意隻能讓他嚴黨亡得更快,沒有人會喜歡不聽話的工具。

嚴世蕃對嚴嵩說所有人都有退路,隻有你兒子沒有。其實不是的,整個嚴黨特別是高層,都沒有退路。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句話不僅適用於嚴黨也適用於劇中所有人。

贊同來自:

這句話顯示瞭做封建王朝臣子的悲哀!

評價臣子賢不賢其實有好幾個標準。

對皇帝中心,一切以皇帝馬首是瞻。這個時候對皇帝有用的能臣是賢臣,對皇帝歌功頌德、極盡諂媚的佞臣也可能是賢臣。楚王手下的費無忌,讓伍子胥滿門被殺,絕對是個佞臣,在楚王眼裡就是賢臣。

信奉民為本,社稷次之,君王再次之的,為瞭百姓,為瞭國傢,而可能開罪皇傢的,絕不可能是皇帝眼裡的賢臣。在宋高宗眼裡,一切以高宗利益為中心的秦檜就是賢臣。收復河山,迎請二帝回朝的嶽飛就不是賢臣。

在百姓眼裡是賢臣的,皇帝有可能安個罪名殺瞭。清官海瑞,廉潔奉公、一心為民,但竟敢上書指出皇帝的缺點,想做賢臣?賢不賢豈由老百姓說瞭算,你就是為瞭大明江山社稷,不惜以死上書,這也不是賢臣。你是賢臣,我當昏君?姥姥!不知道那是北京城有沒有這話,皇帝會不會說。

是不是賢臣確實得看誰來說,從什麼角度說。

誰是賢臣確定不瞭,而誰是昏君卻能確定。那個二十多年不上朝,卻說誰是賢臣得朕說瞭算,(這相當於什麼是真理也是我說瞭算),這樣的皇帝,就肯定是個昏君瞭。

芜城冥静

贊同來自:

有一種意思是皇權可以左右大臣生死 皇帝將臣子當工具用,你賢不賢是由我怎麼用。不管你權謀如何,終究是依附在皇權上面。命運終究是被擺佈。就是投其所好就是賢,背鍋瞭就是奸!由不得你。不過這是老套路,已經有人說瞭。

我講我的新奇看法!對錯無論,就是隨便寫寫。

第二種 能者上!你自賣自誇沒有用!你是賢人自然上,你說你是賢臣可下面民眾水深火熱視而不見。你說自己滿腹經綸,奇謀在胸,眼睛瞄著重位,搬弄是非謀害同僚為瞭爬上位。我為什麼要認同你是一個賢臣?不就是廢物一個嗎?你是賢臣有本事,理應合大局 不損民生。知道該幹什麼事!你屁都不懂,賣弄是非,貪謀權利,那是找死,賢與不賢由不得你,真好我也想那傢勢力太大,我可以把你當個棋子用完弄死你,反正你急著進棺材!

第三種 做好本職,讓你在其位謀其職,這是你的本分!你說你是賢者?你比孔子聖賢聰慧嗎?你能比聖人做得更好嗎?如果沒有你憑什麼說自己有多賢能?我皇帝都遵守別人的思想治國,而你隻是幫我管理,你治的好才算是個賢臣。你賢與不賢你說的不算。也由不得你仗著皇權自賣自誇!這裡賢時便用,不賢便黜的意思 你安心治國便是我心腹賢臣,你在其位朝三暮四手上的活就幹不明白,就滾蛋。

以上個人看法 寫的不怎麼樣 當個樂子吧!

贊同來自:

人之初,性本惡。絕大多數人都是自私自利逐利而居的,無私奉獻剛正不阿的人永遠隻是極少數,而這極少數不屑搞手段的君子幾乎不可能有機會掌控朝政實權,朝廷的掌控者永遠隻會是有實力有城府能不擇手段的人擔任, 這波人賢與不賢從不同團體或不同階級的角度看會得到不同結論,天子,文官,武將,關隴,燕北,江南,地主,農民,商戶……執政者要平衡的利益群體五花八門,很多甚至直接相對,每一道政策他們都會遭到得利團體的捧頌和失利團體的施壓,他們也是身不由己,因此有時賢與不賢在同一個人的身上表現的很復雜。在核心利益的鬥爭中,站對一步,流芳百世;踏錯一步,萬劫不復。賢與不賢由鬥爭勝利後的最強團體決定。

一個人到底賢不賢,這總歸是個挺主觀的問題,我個人認為賢的最重要標準在於他有沒有自覺站在最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立場上守護最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有沒有順應時代潮流做出最正確最合適的決策。

我們在評價一個人時必須要結合具體時代具體情況進行深入剖析才能得出最客觀最完整的答案。

+赤月冥静

贊同來自:

原劇叫《海瑞鬥嚴嵩》,這話是一直修道的嘉靖帝說的,修道,道法自然,他一直的策略也就是無為,任由發展,奸臣可用,所以啟用嚴嵩擋清流,過度瞭就廢掉,賢臣也可用,胡宗憲,徐階,高拱,張居正,趙貞吉,賢臣在一定環境下也變成奸臣瞭,比如趙私下也有那些小動作,徐階上臺後也為自己鄉人謀福利,嘉靖是陰柔的,海瑞是陽剛的,一身正義,非黑即白,信奉法治,然而這個社會是非黑即白的麼?如果法律有公信力,是可以帶來相對的公正的,他每做一件事情,第一句就是按照律法正名。到最後他能理解嘉靖瞭,但是他知道他也要去做他的事情,明知不可為而為,最後海瑞與嘉靖的對話也沒有給出結論,所以編劇也沒給出對錯,但是把各種觀念通過言語展示給我們瞭。

风吹杨柳

贊同來自:

人身依附是中國士大夫的悲哀!他們能夠決定他人的命運,卻不能夠左右自己的命運!他們為瞭擁有呼風喚雨的能力,把自己的靈魂交給瞭權力。自古至今,無所謂忠,無所謂奸!給他們蓋棺定論的是後來的統治者,不是歷史,更不是普羅大眾!這也是中華民族的悲哀—隻論成敗,不論人性!成功者即便是兩手血腥,依然能夠受到後世的頌譽(張居正、曾國藩之流);失敗者即使是菩薩在世,在歷史的長河中也難覓其蹤!

紫露凝香

贊同來自:

用這幾十年的一句經典“能吏評判標準”即可比較恰當地照應《大明王朝1566》這句經典臺詞:說你行你不行也行,說你不行你行也不行。

要回復問題請先登錄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