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性侵未成年人,淮安將罪犯的個人信息向全社會公開惹爭議,你怎麼看?

12月1日下午,江蘇淮安市淮陰區人民法院依法對四名涉嫌強奸、猥褻未成年人的被告人進行集中宣判。淮陰區人民法院少年庭庭長郭雲紅告訴記者,根據由淮陰區政法委、法院、檢察院、公安局、關工委、教育局等9傢單位共同發佈的文件中的規定,在刑事判決生效一個月後,這四名嚴重刑事犯罪人員的個人信息將通過司法機關的門戶網站、微信公眾號、微博等渠道向社會進行公開。公開內容包括犯罪人員的姓名、身份證號、照片、年齡、性別、案由等事項。並禁止其從事與未成年人密切接觸的工作。據悉,公開“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員”信息,並禁止其從事與未成年人密切接觸的工作,此舉在江蘇省尚屬首次。
已邀請:

kken

贊同來自:

因性侵未成年人,淮安將罪犯的個人信息向全社會公開惹爭議,你怎麼看?

對這種做法,我表示非常贊同,也是我一直在呼籲的。

當前,性侵未成年人的現象不可小視,不僅嚴重侵害未成年人的身體,尤其是侵害她們的尊嚴、心理,影響她們的一生,危害非常之大。

所以刑法規定,對於奸淫未滿十四周歲的幼女的,應從重處罰。

然而,如何很好的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僅僅靠刑法是不能解決問題的,還需要采取綜合措施。

將性侵未成年人罪犯的個人信息,包括犯罪人員的姓名、身份證號、照片、年齡、性別、案由等事項向全社會公開,是一項非常有效的懲處措施,不僅是對犯罪分子的有力懲罰,讓他們在社會上失去地位,還是對意欲性侵未成年人的強力震懾。

還有,禁止其從事與未成年人密切接觸的工作,也是對未成年人的有效保護。可以說,像那些有性侵未成年人行為的人,往往都存在著很大問題,一旦再有接觸未成年人的機會,恐怕還是有可能再犯。

因此,采取這樣的公開措施,是保護廣大未成年人的一項好舉措,還能提醒更多傢長提高警惕,也讓一些用人單位守住關口。

在保護未成年人方面,寧肯有一些看似歧視的舉措,也是值得的,畢竟,未成年人是弱小的,她需要有強有力的保護層,防止受到更多的傷害。

這是我們的底線,也是我們這個社會的底線。

怡情已然

贊同來自:

公開某些類型罪犯的個人基本信息,禁止從事相關行業職業,是法治社會正常的司法實踐。但目前在我國的司法實踐中還比較謹慎,在此應當為法院的做法點個贊!

按照法律法規,即使是犯罪人員,其基本權利仍然受到法律保護,包括個人信息在內的隱私權雖然受到一定限制,但仍是不能隨意公開的。這是居於對人的基本權利的尊重和保護,也是人類文明發展中的正常法治軌跡。

但是,有的犯罪類型比較特殊,此類罪犯在出獄後,如果再次實施此類犯罪行為,可能會給受害人帶來極其危險的傷害。比如淮安淮陰區法院審理的這起案件,行為人涉嫌強奸、猥褻未成年人,未成年人自身的保護意識和力量、手段非常薄弱,應當受到特別的保護,包括對危險個體的預防性保護。

強奸、猥褻未成年人的犯罪分子,其心理上比較特殊,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變態”,此類心理不容易改變。為瞭保護未成年人,對此類危險人物進行社會公開,讓社會有所防范,是一種依法預警的手段。

事實上,不僅僅是對未成年人犯罪的行為人可能被進行職業限制和信息公開,一些特殊的犯罪分子也可能受到職業限制,並在一定程度內公開其信息。比如某些行業犯罪人員,可能會被限制其進入某一行業。

不過,雖然公開犯罪分子信息是對未成年人的保護預警,但目前在法學界和司法實踐中都仍有比較大的爭議。反對公開罪犯個人信息者主要是從人權和罪犯出獄後回歸社會正常生活方面考慮;而贊成者則多是從預防預警及保護潛在弱者的角度進行考慮。

牙牙是贊成對部分犯罪分子,特別是對未成年人實施故意侵害的犯罪分子進行信息公開的,不知道大傢贊不贊成?

(牙牙小語原創悟空首發,圖片選自網絡,與文中案例無關。)

天籁

贊同來自:

首先,這次公開信息的罪犯是性侵犯。這種類似的做法在很多國傢就已經執行。比如美國國會通過瞭“梅根法”,強制所有州制定法律,要求性侵犯假釋或刑滿出獄後,必須向警方登記住所,並公佈給社區知悉,該項制度目前已經在很多國傢和地區推廣。並且,這個法案從1996通過一直執行至今,可見這種做法對於遏制性侵案件的發生還是有效的。

其次,這是江蘇淮安市政府為保護未成年人的一次嘗試。公開罪犯的信息這一政策不僅可以給警告那些心懷不軌的人們,還可以預防罪犯的二次犯罪。就算不能禁止類似行為的發生,也可以給傢長,學校等給予警惕。還能夠表明政府對於未成年人問題的重視。

最後,希望加強社會對未成年人保護工作的重視,讓孩子們在良好的環境中健康成長。

月上西楼

贊同來自:

有理有據,實話實說,用理性的視角看世界,這裡是大實話問答時間!

首先必須為淮陰區人民法院的這次創舉點贊!

不得不承認,最近出現的性侵未成年人的犯罪事件頻繁發生。這對社會造成的影響不言而喻。我認為,性侵未成年人不單純是一個強奸性質的犯罪瞭。更是涉及到社會安全、未成年人身心健康與生命安全的事件!

畢竟,這種犯罪行為是不受大腦控制的沖動行為。並且對小女孩的身心健康的影響可以說是一輩子都抹不掉的!所以,必須加以嚴懲!

1、當舊的方法效果不明顯時就要嘗試新方法

畢竟公開這種犯罪行為的人員的身份信息在全國來看尚屬首例。因為,以前我們不公開相此類犯罪人員的相關信息,都是抱著保護犯罪人員的隱私的目的。

但是,你會發現:這樣的懲罰方式並不能徹底杜絕類似的犯罪行為。反而是我們看到類似事件越來越多。

那就說明:單單是讓這些人蹲監獄是沒有用的。畢竟,從現實角度來講:即使關10年,你也不能把一個人的性欲關掉吧,這是所有動物都有的本性,要想解決必須“根”除!

2、為什麼會引起爭議

在我們一般人看來,這樣“大快人心”的做法無疑是對社會百利而無一害的,但是,你會發現還是有一些“聖人”的聲音出現,談所謂的人性。

拜托,這些人侮辱那些孩子的時候有想過人性嗎?他們有想過人傢以後的生活該怎麼度過嗎?他們有想過這是對女生一輩子都抹不去的傷痕嗎?沒有,對吧!他還是像禽獸一樣撲上去瞭!

當然,我們也可以用理性的一點的看法來說:任何變革都是要有人做出犧牲的!我想這樣說就應該能理解瞭吧。

如果,這次江蘇省的做法能夠起到很好的震懾作用,以後此類犯罪事件減少瞭。那就說明是有效的。畢竟,白貓,黑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嘛!

3、閹割和公開身份信息任選一個。

因為涉及到這種不是為瞭錢的犯罪行為,是很難通過關押或者教育達到改變目的的。所以,就必須從身體和精神兩方面著手。

如果有人說,這樣對於以後犯罪人員重新融入社會影響太大的話,那就讓他選擇化學閹割。這種事情如果不從身體或者精神的“根源”上解決,是不可能解決的。目前也有很多國傢在實行化學閹割!

如果因為對這幾個人的判決讓中國以後的性侵未成年人的事件減少瞭,那也算是功德一件!我想他們自己也應該感到欣慰吧!上帝的存在就是留給人用來懺悔的!其實是人民法院在給他們贖罪的機會!

有理有據,實話實說,歡迎大傢關註:大實話。讓我們一起用理性的視角看世界!

春之声论坛

贊同來自:

作為一名職業律師,對江蘇省淮安市淮陰區的此類做法,胡美美律師舉雙手贊成,堅決支持,理由如下:

一、通過各種媒介公開“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員”個人信息有助於加強未成年人及其傢屬對此類犯罪的預防。

因為這個世界上有一類犯罪叫慣犯;所以預防犯罪就多瞭一項任務,叫預防慣犯。預防慣犯最行之有效的方式就是在慣犯臉上進行犯罪標識,將其公之於眾。因為犯罪分子無所遁形,所以犯罪行為才無從發生,這是恒理!

二、公開“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員”個人信息,有助於更大強度的威懾和打擊性侵未成年人的犯罪,讓此類犯罪分子徹底收手,不敢再犯。

將犯罪分子的信息公開,其實也是一種制裁手段。它和拘役、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死刑、罰金、剝奪政治權利有異曲同工之妙;隻不過前者是自由刑、財產刑刑、生命刑、權力刑,而公開個人信息是精神刑。但無論他們之間有何差別,他們的相同之處都決定瞭“公開犯罪人員個人信息”實則是加重瞭對他們的刑事處罰。同樣的犯罪,懲罰加重瞭,就意味著犯罪的成本和代價更高瞭,犯罪更危險更不劃算。更重要的是,犯罪未必丟人,但性侵未成年人的犯罪絕對可恥。將自己有過性侵未成年人的經歷曝光於眾,僅僅這份精神壓力就足以讓大多數的犯罪分子望而卻步,不願再實施此類犯罪。

三、此類做法在國際上已有先例,美國和韓國就是先行者,他們堅持此類做法多年,足以證明此類做法的科學性和必要性。更重要的是,他們積累瞭大量的經驗和教訓讓我們去學習。站在美國和韓國這兩個世界強國的肩上,胡美美律師堅信我們會在這條路上會走得又快又好。

最後,在喝彩之餘,說點不足。公開犯罪分子個人信息,涉及公民基本權利,應當由國傢立法,走自上而下的路線;現由區一級的司法機關行政機關共同作出,多少有點越級越權之嫌。

风吹杨柳

贊同來自:

人民日報官微公佈瞭江蘇首次公開“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員”信息的後,迅速登上熱搜榜,保護未成年人的迫切心情與呼聲可見一斑。

南京南站候車室猥褻幼女的聲討還未平息,“江蘇劉老師媲美欣”兒童性侵視頻又震驚民眾,接著微博大V許某傑戀童癖刷爆網絡,直至三種顏色事件全民嘩然……

虐待性侵兒童事件最近已經出現的太多,這一則新聞的出現,引得民眾歡呼,拍手稱快。

性侵兒童我們知曉的不過冰山一角,但是其殘忍的真相已經足夠震撼人心。

你被《熔爐》裡校長在衛生間上方露出的笑容驚嚇,《熔爐》改變瞭國傢制度;

你被《素媛》裡素媛哭著問自己做錯瞭什麼而悲痛,《素媛》促使韓國推出瞭化學閹割;

你被《嘉年華》裡克制冷靜事不關己的麻木而絕望,《嘉年華》之外我們可以做些什麼有用的事?

江蘇法院這一性侵罪犯信息公開的措施,無疑是當前民眾所看到的最官方,最直接的一項措施,這也是其引得關註的一個重要原因所在。孩子是未來,是國寶,保護未成年人是全社會的責任,單個人的力量是弱小的,我們需要凝聚的力量,更需要法律最後的有力後盾。

對於這項措施的爭議之處主要集中在:1、保護罪犯的隱私;

2、制度的設立沒有經過嚴格的程序。

關於1:理由是,公開瞭罪犯的隱私,一方面不利於罪犯重新融入社會,有可能造成罪犯更加嚴重的犯罪;

關於2:理由是:美國“梅根法”經過大量的研究調查後,依據嚴格的程序制定。而且梅根法制定後,性侵未成年人的案件並沒有減少,反而增多瞭。

對於這兩個爭議之處:

1、罪犯的隱私應該保護,是法治和人權的進步。但是罪犯的隱私與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相比,哪一個是更大的法益?自由、正義與秩序,罪犯隱私與未成年人的健康與生命它們如何在這三大法益中對應?法律不是呆板的教條,法律精神的價值位階與個案平衡是貫穿法治全過程的,絕不允許打著人權口號的偽正義來偏頗的理解和利用法律。

2、關於制定程序的問題,首先江蘇法院的措施目前並沒有制定公佈為法律。這項措施出臺於現階段性侵兒童案件屢屢出現並被曝光的形式之下,是一項法治的探索,就當前形勢總體來講是利大於弊的,性犯罪一方面由於被害人出於隱私的考慮不願意報警,另一方面由於一直缺乏相應的公開或者登記信息制度,使得性犯罪者犯罪的成本很低,同類案件的處理也並沒有起到威懾罪犯心理的作用。其次不是因為制定瞭法律,而使犯罪者索性更加瘋狂的犯罪,法律是對正義的保護,不是對犯罪者的鼓勵。

願每一個幼小,都能在法律的羽翼之下健康成長;

願每一個天真,都能在法律的光明之下無懼黑暗。

清风扶露

贊同來自:

從感情上來看,我是非常贊成這個舉措的。

公開的統計資料顯示近幾年平均每年有近300起性侵未成年人案件審理,但公開的案件隻是冰山一角,未成年人被性侵很難被發現,也很少人報警求助,許多人選擇隱忍,這就導致性侵未成年人的犯罪人員很多沒有暴露出來。

公開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員信息最大的好處就是把這些犯罪人員和未成年人隔離開來,以免他們再次傷害到未成年人,其次可以最大地震懾有性侵傾向的人,提高犯罪成本。這個辦法能夠達到預防和懲治兩個目的。

但是,這種行為確實存在侵犯犯罪人員個人信息的嫌疑,根據《網絡安全法》,最高院《關於辦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的規定,犯罪人員的姓名、身份證號、照片、年齡、性別等屬於公民個人信息。淮陰區政法委、法院、檢察院、公安局、關工委、教育局等9傢單位共同發佈的文件,隻是一份地方文件,是下位法。按我國《立法法》確定的原則,下位法不能違背上位法。淮陰區人民法院的這種做法,需要取得上位法的明確授權。

對公民來說,法無禁止皆可為,對政府來說,法無授權皆不為。

怡情已然

贊同來自:

此舉大快人心,但卻沒什麼用。法律隻能事後懲戒,並不能事先預防。我們國傢是有死刑的,但是仍然不斷的有人犯下能夠判死刑的重罪。唯一把死刑放在心上的隻有被判瞭死刑的人,而他們已經沒有機會引以為戒瞭,他們就要死瞭。那些還沒被判死刑的人始終還是認為死刑不會降臨到自己頭上,他們可以繼續過犯罪的生活。性侵未成年人的犯人也是如此,隻要他還是個變態,就總能找到機會再犯罪,工作中不能接觸兒童,業餘時間還是可以搜尋獵物。那麼對待性侵未成年人的罪犯該怎麼辦?

我個人認為有兩種辦法。第一是判二十年以上徒刑。這種人就屬於精神病,總之是盡量將他從社會中隔離出去就對瞭。據說性侵兒童的罪犯在監獄裡是最底層的罪犯,是被歧視和欺侮的群體。當他們出獄以後應該已經對人生喪失希望瞭,對兒童也不感興趣瞭,隻想茍延殘喘,混吃等死瞭。那麼也就不會再有多餘的精力去犯罪瞭。

第二種辦法就是心理學中的物理治療和化學治療,讓他們對兒童產生習慣性恐懼,當他們見到兒童時會條件反射的躲避,這也就避免瞭他們接近兒童。當然這期間還要保證他們有正常從事生產生活的能力,隻是不敢再碰兒童瞭。即使連自己的孩子都怕也沒關系,因為這種變態是連自己的孩子都不會放過的。

這兩中方法,也隻是我的想象,要是拍個電影或許還行,要真的實行的話,估計是不太可能。反正國傢即使無法杜絕兒童性侵案的發生,也會對這種人做出應有的懲罰。隻是他們居然欺負弱小的孩子,實在太可恨瞭!應該讓他們自己也體驗到被折磨的感覺。

怡情已然

贊同來自:

毫無疑問法律應當嚴懲涉案這四名罪犯!但法院並沒有判決他們死刑!為何?

如果這四名罪犯情節極其嚴重,社會危害性極大,為何不判決他們死刑呢?為何要讓他們浪費納稅人的錢去讓他們改過自新呢?

這四名罪犯固然可惡,但是既然法院沒有判決他們死刑,就應當保障其最基本的人權,從中國裁判文書網公佈的判決書我們可以知道,目前公佈的判決書都是沒有身份證號、照片和詳細的住址信息。其目的是為瞭保護其個人隱私這一最基本的人權。

保護兒童的合法權益,不僅僅是靠殘酷的刑罰就可以,或者判決幾名罪犯死刑就能夠解決,需要社會的共同努力。

然而,在兒童性侵案集中整頓的今天,是否我們就可以忽略法定程序,任意踐踏這四名罪犯的人格尊嚴呢?

公開這四名罪犯詳細的個人信息讓他們遭受輿論譴責,讓其親屬為之蒙羞!讓所有人遠離這四名罪犯,我想知道這種做法是否真的讓這四名罪犯改過自新,從而達到預防犯罪的目的?

如果這四名罪犯,出獄之後,沒有任何親屬接納他們,依然遭受輿論譴責,無法再次融入社會,我們真地很難想象他們不會再次報復社會?

懲罰犯罪應當與保障人權並重!筆者認為法院這種做法值得三思!

如需法律幫助,請搜索信陽劉偉關註我!

要回復問題請先登錄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