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為中醫診所打開綠色通道

  “感覺像是做夢一樣。”

  窗明幾凈,藥香縷縷,懿德傳統中醫診所開辦已半年有餘,中醫師李美麗仍舊覺得自己像是在夢境中。

  “感謝這個政策,讓我也能擁有自己的診所。”李美麗說。她所稱“政策”就是河北省去年5月印發的《關於全面放開隻提供傳統中醫藥服務的中醫門診部和中醫診所審批的通知》。《通知》在全國率先簡化行政程序,放寬準入條件,為傳統中醫診所、門診部打開一條便捷實在的“綠色通道”。

  “中醫診所有一個大夫其實就可以”

  中醫內科學專業碩士畢業後,李美麗成為一傢醫院的中醫師。幼時醫生夢得以實現,擁有一個診所的念頭也悄然萌生。

  “我學中醫,也愛中醫,我想開一個傳統中醫診所。”李美麗說,隨著從醫經歷的不斷豐富,自己的門診量越來越多,很多患者也建議她辦診所,給瞭她足夠信心。

  七載中醫求學路,李美麗讀瞭不少古代名醫大傢的典故事跡,在這些故事裡,一名醫生就可以辦一傢中醫堂館。然而回到現實中,根據現行的私人診所設置規定和醫療機構基本標準,李美麗需要應對繁瑣的審批程序。重重困擾讓她望而卻步,但她始終關註著相關政策,“看報紙瞭解到中醫藥法草案,聽說中醫診所快放開審批瞭,就一直等待著具體規定。”

  2016年5月12日,河北省衛生計生委、河北省中醫藥管理局印發通知,在全國率先放開瞭隻提供傳統中醫藥服務的中醫門診部和中醫診所的審批。

  得知消息,李美麗立即前往石傢莊市橋西區政務大廳詢問相關手續,九月選址租房裝修,十月提交材料審核,十一月拿到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十二月正式開診。

  與李美麗有條不紊的日程表不同,傳統中醫門診部福妙堂經理楊東安的故事更是充滿驚喜。

  福妙堂的前身是一傢中醫養生機構。經營中,中醫醫師出身的楊冬安發現用戶對中醫服務有強烈的需求,“一些基本的養生方法隻能起到保健效果,解決不瞭患者的問題。如果能夠申請成立中醫門診部,就能更徹底地為患者服務。”

  此時他也恰好遇到瞭合適的中醫醫師團隊,在國傢鼓勵社會資本辦醫的政策背景下,2016年5月,老楊摩拳擦掌,按照相關規定籌建門診部。

  然而在準備資料過程中,他卻遇到瞭難關。

  “當時打算成立一個普通的中醫門診部,需要通過環評,而我們的場地沒法設置生化室和污水處理設備,這一大關口自評覺得不夠格,打算實在不滿足條件就解散籌建組,繼續辦養生機構。”老楊說。一籌莫展,他打算從橋西區衛生計生局撤回申請,這時工作人員主動找到他,告知瞭新鮮出爐的《通知》及相關政策,隨後團隊一鼓作氣,按照新規進行籌備,一個月之內拿到瞭傳統中醫門診部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福妙堂也就紅紅火火地運營起來。

  “申辦傳統中醫門診部無須設置化驗室,不產生污染也就不需要通過環評,這就像一場及時雨,解瞭燃眉之急。”老楊說。

  “醫生和患者都能受益,就是好政策”

  2016年2月,國務院出臺《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綱要(2016—2030年)》,明確規定,要“改革中醫醫療執業人員資格準入、執業范圍和執業管理制度,根據執業技能探索實行分類管理,對舉辦中醫診所的,將依法實施備案制管理”。

  這一文件對放寬中醫藥服務準入提出瞭具體要求,提出鼓勵舉辦隻提供傳統中醫藥服務的中醫門診部和中醫診所,更好地發揮中醫藥特色優勢,滿足人民群眾的中醫藥服務需求。

  在此基礎上,河北省衛生計生委、省中醫藥管理局結合本省實際,並征求多方意見,制發瞭《通知》,在操作層面進一步細化,促使國傢和本省的有關鼓勵政策落地。

  河北省中醫藥發展中心主任孫慶臣告訴記者,事實上,在此之前,怎樣讓願意開中醫診所的大夫能夠開成中醫診所,是河北省中醫藥管理部門多年一直在研究的問題。

  “一些希望個人開業的中醫執業醫師,雖然執業經驗豐富、專業水平高超,但因為難以達到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所要求的設施設備等條件,而無法舉辦中醫診所;除此之外,還有很大一部分需求來自於有一技之長的鄉醫以及通過師承和確有專長認證後考取行醫資格的中醫師。”孫慶臣說。

  2013年,河北省有810人通過一技之長考核取得鄉村醫生證書。然而鄉村診所數量有限,難以全部接納有一技之長的鄉醫,公立醫院也往往更加青睞大學畢業後考取醫師資格證的醫生,這些有證卻難覓行醫機會的中醫師們熱切盼望能夠成立自己的中醫診所、門診部。

  另一頭,是人民群眾的就醫需求與醫院一號難求之間的矛盾。

  “放開審批,也是推進供給側改革、緩解看病難的有效方式,醫生和患者都能受益,就是好政策。”孫慶臣說。

  在研究和探索中,河北中醫藥管理部門發現,要想放開審批,最難突破的是醫療機構設置規劃。

  據瞭解,過去一些地方區級衛生部門在審批診所時設置瞭條件,有的要求一公裡范圍內隻有一個診所。目前鼓勵社會資本辦醫的所有文件中,都有逐步突破的信號。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綱要中明確規定,對社會資本舉辦隻提供傳統中醫藥服務的中醫門診部、診所,醫療機構設置規劃和區域衛生發展規劃不作佈局限制,這一依據加速瞭《通知》出臺。

  河北省中醫藥管理局局長薑建明介紹,《通知》嚴格遵循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綱要的相關規定,亮點和核心在於放寬準入,“放寬瞭隻提供傳統中醫藥服務的門診部和診所的準入條件,降低瞭機構設立門檻。”

  《通知》中明確,在城市申請舉辦隻提供傳統中醫藥服務的中醫診所的中醫類別執業醫師,執業年限由原來的滿5年調整為滿3年;取得副主任中醫師、中西醫結合副主任醫師以上職稱的離退休中醫人員,在公立醫院註冊執業的同時,可以申請開辦隻提供傳統中醫藥服務的中醫診所;取得鄉村醫生執業證書的中醫藥一技之長人員,可以申請在鄉鎮和村開辦中醫一技之長診所,也可在鄉村設置的中醫門診部和中醫診所執業,隻提供經考核合格的臨床技術專長和診療方法。

  在硬件條件上,原衛生部《醫療機構基本標準(試行)》要求,中醫門診部房屋建築面積不少於300平方米。《通知》考慮到隻提供傳統中醫藥服務的中醫門診部不必設置化驗室、處置室等,所以將建築面積的要求減少為200平方米。

  同時,這一政策還明確瞭隻提供傳統中醫藥服務的中醫門診部和中醫診所的具體服務范圍,包括運用中醫藥理論進行辨證論治,開展中藥(包括中藥飲片、中成藥、醫療機構中藥制劑)治療服務,針灸、拔罐、推拿等中醫非藥物療法服務,以及中藥調劑、中藥湯劑煎煮等中藥藥事服務。

  “期待更加詳細的監管標準”

  李美麗的診所主治胃腸專科,開展治未病服務和慢性病調理。對於未來,她信心滿滿,“中醫有句俗語,和尚走到哪裡,哪裡就是廟。”第一批患者都是之前的老病號。半年多來,口口相傳,患者漸漸多瞭起來,目前診所運營良好。

  傢住石傢莊橋西區天滋嘉鯉小區的李運蘭老人患有多年的慢性腸胃炎,她對於開在傢門口的中醫診所贊不絕口,“很方便,走幾步路就能看病,中藥調理、控制病情效果明顯,平時路過進來坐坐,李大夫還會給一些針對身體狀況的養生建議。”

  在李美麗看來,個人診所意味著更明確的職業定位和更顯著的自我效能感,“問診會更加細致,每個病號可以管理得非常細致,能實實在在解決患者問題。患者都是周邊小區住戶,平時經常打照面,對病情管理很有好處,患者的依從性也會增強。”

  不久前,李美麗聘請瞭專業的中藥師,“自己開診所最大的感受是,好醫術還需好中藥,未來會更加關註診所采購的藥材質量,療效的方方面面都要嚴格管理才能更好地樹立品牌。”

  另一傢傳統中醫門診部芩連堂開診不到半年,日均門診量已經穩定在25人左右,總經理周智強告訴記者,這個政策給中醫一個實實在在的發展機會,他正在籌辦連鎖機構,“希望做出一個長遠的事業。”

  薑建明說,為瞭更好地落實這一政策,河北省將各地是否出臺落實文件、是否開展審批工作,作為兩項指標納入年度醫改工作考核內容。統計數據顯示,截至今年6月份,該省審批傳統中醫門診部21個,診所200餘個。

  孫慶臣介紹說,在寬松開放的基調下,今後仍然會加強對中醫藥違法行為的監管、處罰力度。《通知》中明確瞭傳統中醫診所、門診部的申請資質和服務范圍,在申請備案過程中有政府把關行為。同時,河北省還在省級層面設立中醫藥監督處,建立起一支熟悉中醫藥發展政策、瞭解中醫藥發展規律的中醫藥監督執法隊伍,將根據中醫藥法有關規定對超出備案范圍開展醫療活動的中醫診所、門診部和中醫醫師進行監督執法。“期待相關細則出臺,以制定更加詳細的監管標準。”

  薑建明表示,下一步,根據即將出臺的《中醫診所備案暫行辦法》《中醫醫術確有專長人員醫師資格考核註冊管理暫行辦法》及其他配套政策文件,河北省將結合實際,及時制定、調整具體的實施細則,確保中醫藥法相關利好政策落地。

(責任編輯:劉茜)

0 個評論

要回覆文章請先登錄註冊